《The Last Of Us》故事、人物、操作及道具资料大全

发布者html5游戏特区

游戏概括

游戏以末世题材作为主题,描绘了一个在全球性瘟疫肆虐之后的残破都市。在这里近乎疯狂的幸存者/丧失为了食物、武器甚至是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而相互残杀。在游戏中,玩家将与Joel,一个坚强的幸存者, 以及一位名叫Ellie的少女,并肩开启这劫难重重的美国生存之旅。值得一提的是,Gustavo Santaolalla作为名声享誉全球的音乐制作人,曾分别于2005年和2006年为电影断背山以及通天塔谱曲而连续两次荣获奥斯卡最佳音乐奖。荣幸的是,本作也将由奥斯卡金奖得主Gustavo Santaolalla亲自操刀完成。

I. 故事背景

据透露,本作故事发生在瘟疫爆发20年后的美国。罪魁祸首是一种虐杀人类并寄生在尸体内加以操纵的恐怖真菌,而被控制的尸体也将随即变成“The Infected”。然而长时间的废弃,使得原本残破的城市草木丛生,竟也显露出几分大自然的面貌。在军队的压迫下,整个美国实施戒严令,严密地将所有人控制在检疫区之内以防止任何一个人被感染的可能。不仅如此,检疫区内还设有多个检查点,任何被真菌感染的迹像都不会被轻易放过。然而只要在体内发现任何疑点,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残酷的安乐死。

故事的主角Joel原本是一个呆在检疫区贩卖武器和毒品的黑市商人。然而灾祸从天而降,Joel不得不在至交面前发誓,一定会保护眼前这位名叫Ellie的少女,并带着她从波士顿启程,逃离这地狱般的检疫区,离开这个国家!他们一路穿越那些被爆炸搞得面目全非的残破都市。在这里,军队曾试图以轰炸来消灭这些可怖的真菌,然而却无疾而终,最终只留下一堆破败。二人一面躲避军队的追捕,一面穿越广阔的美国大陆。Joel和Tess的最终目标便是将Ellie安全护送到一个名为Firefly的组织。旅途中,不仅是可怕的The Infected,甚至是猎人以及没有受到任何感染的人类,无一不把Joel和Ellie视为可以充作口粮的目标。一路上,这两个人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自己,躲避来自众多敌人和军队的伤害。

游戏中这种真菌的原型便是一种名叫“菌虫草”的真菌。当昆虫受到其感染之后,很快便会死亡,然而真菌却继续留在宿主体内汲取养分,随后长出孢子散播种子进行繁衍,继续感染其他昆虫。顽皮狗制作组曾藉用BBC电视台的著名科普节目《地球》中的一段录像来展示一只可怜的蚂蚁是怎么被其感染的。在《最后生还者》的设定中,这种真菌被突变强化,使其能够感染人类。被感染的人群很快便会死亡,紧接着被寄生在体内的真菌控制,变成一个个依靠本能生存而行动的嗜血丧失。故事中,感染源发生在一架飞机中,然而正是在这有限的空间内,更加速了真菌的传播和感染。

前传漫画

The Last Of Us》总共有4部前传漫画。其中,主要由Neil Druckmann执笔,Faith Erin Hicks作画的前传之一《The Last Of Us:American Dream》记录了发生在《The Last Of Us》之前的故事。故事讲述了Ellie逐渐长大,毅然穿过最后一道Quarantine Zone的故事。途中,Ellie遇到了Riley,这个对她产生莫大帮助的人。紧接着发生的便是游戏本传中Ellie跟随Joel展开旅程的故事。

故事起初,Ellie正坐在校车上用随身听听歌,随后便从停在军营门口的校车上被撵了下来。在这里,所有的孤儿都将接受残酷的军营训练。仅仅在到达后不久,一个小孩和一个小“朋克头”便走过来试图捉弄Ellie。正在这时,一个名叫Riley的小子从一个像征权利的雕像后面走出来故意撞了Ellie一下后迅速逃跑了,随后Ellie便被长官抓住。结果是,Ellie被要求打扫一个血迹斑斑的吉普车作为惩罚。就在这时,她意识到自己的随身听被Riley偷走了!当晚,Ellie便找到Riley和谈,并拿回了被偷走的随身听。然而就在同一个晚上,Ellie偷偷尾随Riley逃出了军营。

真菌

游戏中,感染人类的真菌的原型是一种名为“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的真菌,在BBC电视台的科普栏目《地球》中曾被提到。现实生活中,这种真菌会感染小型昆虫,并寄生在其体内汲取养分直至宿主死亡。而在宿主濒死前,真菌通过向昆虫大脑发出指令,控制其选择一个可以感染其他昆虫的地点死亡,并通过孢子的传播感染宿主死亡地区所在的其他同类昆虫。

在游戏中,真菌已经进化成能够感染人类的菌种。游戏中,被这种真菌感染后会出现两个已知阶段和一个未知阶段。第一阶段,The Infected所有作为人类的道德行为意识会被慢慢腐蚀殆尽,使其逐渐转化为“Runner”。部分受到感染的初期Runner不会攻击幸存者,因为他们还存有部分作为人类的意识。但是一部分Runner则会主动攻击幸存者。矛盾痛苦的他们虽然残存些许人类的意识,但身体的行动却不受自身控制。目前,虽然第二阶段仍处于未知,但是到第三阶段,The Infected将丧失全部的人类意识,变成“Clicker”。同时,真菌开始攻击The Infected的眼睛,使其失明。如果The Infected无法依靠听觉生存下去,就只能活活饿死。虽然Clicker的行动和反应相对迟缓,却异常强壮。他们主要通过声音准确定位目标并发动可怕的攻击。通常The Infected会在三天之内变为Runner,并根据自身免疫力的强弱和吸入真菌孢子的数量在随后的一周到11个月之内到达第二阶段。一年之后,逐渐变成第三阶段的Clicker。当然,这个时限还是由人体自身决定的。比方说,一个柔弱的女性会比一个强壮的男性更早地进入第三阶段。末期,真菌会向人类大脑发出指令,使其找到一个黑暗潮湿的地方慢慢死去,随后在尸体上长出根芽并将孢子播撒到空气中。

故事中,真菌几乎虐杀了美国大部分人口,而检疫区也在这场浩劫结束不久建立起来。在军队严格的管制下,幸存下来的人们算是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从最初灾难的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年。而草木也似乎为了炫耀它们从人类手中夺回的土地,肆无忌惮的生长著。

II. 人物介绍

Joel

Joel 作为《The Last Of Us》的主角,是一个长期呆在检疫区贩卖武器和毒品的黑市商人。年过40的他,在经历了真菌所带来的这场巨大浩劫之后,暗下决心要成为一个坚强的人。故事中,Joel 的同伴艾Ellie在检疫区内受了伤,Joel 向他的朋友发誓一定会照顾好Ellie。从此他们成了亡命徒,逃离了被军队严格控制的Quarantine Zone,一面躲避来自军队的追捕,一面抵御The Infected 的攻击,一路向西横穿整个美国大陆。Joel 这个角色的创作灵感主要来自于电影《大地惊雷》中的主角Rooster Cogburn。作品中,Joel 被形容为“已步入黑暗的暴戾之人,黑暗也终将成为他的归宿”。然而有了Ellie的陪伴,“因此Joel 能够有机会补偿自己的所作所为,竟也显露出几分纯真。” 制作者如是说。

 


Ellie

游戏中Ellie是个14岁的少女,一路跟随Joel 踏上穿越美国大陆的漫长之旅。出生在真菌肆虐,人类文明被摧毁之后所建立起的Quarantine Zone 之内,在不断的恐惧之下长大的Ellie 对Quarantine Zone 那堵高墙之外的世界一无所知。正是如此,使得这样一个正处于荳蔻年华的少女对那些只能在书上看到的古文明所残留的遗迹燃起星星点点的好奇和向往。在与Joel 的旅途中能够发现,Ellie 是一个聪明能干并且勇敢坚强的好女孩。在顽皮狗制作组于2012年E3发布会上展示的游戏试玩中,Ellie 勇敢地捡起一块砖头用力砸向一个正向子弹用尽的Joel 不断逼近的The Infected。Ellie 的原型同样来自于电影《大地惊雷》中的女性角色Mattie Ross。Ellie 在Joel 保护下的“长大成人”,“虽然偶尔呆在Joel 身边会有点骄纵,更多的时候是则学着如何独立起来。”有趣的是,Ellie 偶尔还会挖苦一下Joel,毕竟Joel是个大叔了嘛(笑)。在前传漫画中,年幼的Ellie在好朋友Riley的帮助下,穿过层层检疫区的严格排查后遇到了Joel,最终正式开始了《The Last Of Us》的故事。


Bill

Bill 作为这个末世美国的一个幸存者,同时也是Joel 的老朋友。在过去的一次未知事件中,Bill 欠了Joel 一个人情。Joel 正计划让Bill 帮他拼装一部汽车来偿还这个人情。根据2012年圣地亚哥动漫游戏展中展出的游戏片段推测,Bill似乎是独自一人生活在一个设有层层保护,高度隔离真菌感染的地方。正以此为契机,他强迫Joel 和Ellie 进行真菌检查并把他们带回家,甚至还暴力地用手铐把Ellie拷在了墙上。


Tess

Tess 在《The Last Of Us》中作为一个辅助角色,虽然之前已有相关情报泄露,但仍在VGA 2012游戏展示会上正式公布了其名字和出现的地点。她曾是Joel的女友,并且与Joel 和Ellie 一样,信奉“唯己主义”。Tess 虽然仍对Joel 抱有一丝情感,不过更重要的是Joel 是否也对她还残存著那么点感觉。她的配音和动态捕捉则由Annie Wersching 完成。

 

The Infected

The Infected 是被一种叫“Cordyceps”的真菌所感染的人类,受害者通过吸入真菌后感染最终死亡。随后,真菌通过控制死者的大脑从而操纵他们的行动。现实生活中,一种名叫“Cordyceps”的真菌便是使用这种办法感染昆虫。这种真菌通过寄生在昆虫身上汲取养分不断生长,并在昆虫尸体上发芽开孢,随后通过空气传播继续感染其他同类昆虫。游戏中,这种通过空气传播的真菌极易感染。然而,真菌无法在一个广阔开放的地带感染人类,它们需要在一个密闭的空间才能保证有效传播。游戏中,The Infected 如丧失般吞食被Joel杀死的幸存者,同时,这帮行尸走肉具有意识并且奔跑速度飞快。The Infected主要有三个阶段,分别是“追赶者”、“跟踪者”和“闻声者”,甚至传闻还将有第四阶段。无论何种The Infected,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附带一提,所有The Infected的配音都将由Mark Aston完成。

Survivors/Scavengers

除了生活在Quarantine Zone内的人口,以及游荡在Quarantine Zone之外的The Infected,仍有一小部分人选择生活在不收军队保护的严酷环境中。《The Last Of Us》的创意导演Neil Druckmann告诉我们,Quarantine Zone作为幸存者的据点,目的是为了防止不断增加的The Infected的数量。然而戒严令的实施也如同埋在Quarantine Zone地下的一颗危险的炸弹。人们长期受到控制,生活资源匮乏,任何违反法令的人都将被制裁。在这个世界里,“安逸”这两个字从来都是虚无缥缈的存在。显然这个“戒严令”不仅毫无吸引力,还将这个社会搞得支离破碎。在Quarantine Zone内生活的幸存者们不仅必须长期忍受着资源的匮乏(食物,弹药等等),还要时刻提防不断增加的The Infected们所带来的威胁。

在2012年E3游戏发布会上,我们可以从游戏展示中了解到,故事中的人们大都信奉“杀或被杀”的信条。假设他们可以用一颗子弹杀了你,而你身上却有三颗子弹,生和死抉择就变的如此简单。毋庸置疑,Joel非常明白这残酷的现实,游戏中甚至暗示过他也曾是这帮恶徒的一员。本作中,逐渐崭露头角两位主角将无疑为安逸幸福的生活展开他们的生存之旅。

军队

军队– 如果还能称之为军队的话,也时刻追踪著Joel和Ellie的行动。在新“戒严令”的实施下,军队意在将所有未感染人群控制在多个不同的Quarantine Zone内。生活在Quarantine Zone里的人们长期被来自真菌感染和外面世界的恐惧所折磨,变得十分无情。Quarantine Zone内设有多个检查点定期检查人们是否存在感染迹象。如果鉴定结果呈阳性,感染人将立刻被处以安乐死。所有的这一切,都在军队的严密操控之下。尽管目前还没有非常详细的情报,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军队将对Joel和Ellie的日常产生非常大的影响。甚至有人猜测Joel 痛恨军队是源于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III. 游戏操作

游戏以第三人称视角呈现,玩家通过控制主角Joel来保护自己和Ellie不受敌人的威胁。另一方面,Ellie也会机智地躲避敌人,想方设法帮助Joel。

主要敌人…?

制作组已经表示游戏中玩家的主要敌人将是The Infected,但是遇敌机率也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么高。一路上Joel和Ellie不仅要躲避军队的追捕,还要时刻提防狡猾的食腐者的无耻盗窃,并保护Ellie不受到伤害。游戏中,甚至两人还会与追上他们的军队发生激烈的口角。

敌方AI…?

据消息称,顽皮狗制作组已经将一款名为“力量守恒”的全新AI系统投入到本作中,使得敌方在游戏中的表现更为真实。由于资源的匮乏,Joel可不能随意挥霍子弹。当然,如果玩家能够有效利用子弹,每一发都能敌人置于死地。游戏中,敌人会对Joel所持有的不同武器做出不同的反应。比方说,如果Joel 持散弹枪攻击,敌人则会尽可能利用周围的遮蔽物躲避枪击。有时他们还会仰仗自己人数众多从侧面向Joel的发动疯狂攻击。制作者们相信,越是赋予这帮行尸走肉人性,它们就越发恐怖。死去的敌人甚至能够激怒它们的“战友”,促使它们更加疯狂地向你扑来!

在距离最近的2012 E3发布会的一段试玩中,食腐者甚至大喊Joel所在的位置方便与其他同伙沟通。反击过程中,当Joel抓住一个食腐者当“肉盾”时,他们也会恳求着Joel大喊“快放了他!”。依旧在这一段游戏视频中,Ellie抓起一块砖头直接砸向趁虚而入打算偷袭Joel的敌人。显然不管是Ellie还是敌人,都会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不同的反应。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本作的AI程度之高。

其他方面…?

不同于《Uncharted》,本作中角色不再能够一次性回血。取而代之的是Joel必须使用血包回复血量。当然,使用这些药品都要花上些时间,然而敌人随时都可能向Joel发动奇袭!游戏中玩家还可以暗中慢慢靠近敌人,不声不响地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射击

The Last Of Us》借鉴了顽皮狗前作《Uncharted》的创作灵感,游戏中射击的十字准星,甚至是投掷手榴弹时的方向标都一模一样。
当然,不同之处也显而易见。例如,Joel需要有效地利用每一发珍贵的子弹;用于制作工具的素材随处可见。由此可见,游戏非常考验玩家的灵活性。
游戏中能使用的武器也可谓十分丰富。
长管枪主要包括散弹枪和来福枪两种,而手枪则为口径9mm的普通手枪和转轮手枪。弯刀、斧头、凶刀,甚至是弹簧小折刀都能发挥妙用。
能扔的不光是燃烧弹和手榴弹,甚至地上的破砖头、旧木板,和空酒瓶都能随时捡起来用作武器。由于弹药的稀缺,弹量会随着开出的每一发子弹而减少。

重要的是,游戏中的一些武器甚至需要Joel亲自寻找素材才能够完成。

 


窃听

Joel 具有“窃听”The Infected这一重要技能。理念和游戏《蝙蝠侠》中的“探测模式”相似,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开启Joel的“窃听模式”。当玩家按住手柄的L/R键时,游戏画面将呈现黑白两色,说明Joel已进入窃听模式。在这个模式下,Joel能够清楚感知敌人的声音和方位。值得一提的是,制作者还适当地加入一点音乐来突出窃听行动的悄然隐秘。

 

技能

游戏中Joel具备多项技能,技能(技能值1-100)会随着各种辅助品的使用而不断提升。

技能主要包括:

最大生命值

窃听距离

制成速度

治疗速度

武器影响

凶刀大师

道具制作

本作中,主角Joel还可以利用找到的素材制作有用的道具和武器。当Joel 翻找背包制作道具时,非常容易成为敌人攻击的目标,所以需要玩家时刻留意。通常Tess会帮助Joel 找到一些非常有用的素材。游戏中,能找到的东西实在种类繁多,所以玩家要根据利用价值进行取舍。当然,Joel 也可以利用这些素材升级武器。

可以用于道具制作的物品包括:

电池

刀片

粘合剂

碎布

酒精

炸药

白砂糖

近身武器

 

Multiplayer

选择加入“Hunters”或“fireflies” (两大组织在前文都有所涉及)与其他玩家联网进行“团体作战”是《最后生存者》的主要游戏方式。值得注意的是,除非完成团体“故事”,或者被他方消灭,最初选择的阵营是无法改变的。笔者之所以用到“故事”这个词,是因为游戏制作者给两方阵营加入了一些剧情。这段剧情给了双方的对抗一个合理的“理由”的同时又不晦涩难懂。不论你选择哪方,最终目标都是壮大你的阵营,在对抗中生存下来。因此,玩家需要一边收集素材制作工具,另一方面争取在对战中获得更多的胜利。“故事”以时间为单位,每一场对战,每一场胜利或失败都将影响到玩家阵营的人口数量。

玩家还可以登陆Facebook,游戏会将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自动“纳入”到你的阵营中去。随着阵营的不断壮大,玩家可以看到一些状态更新。比方说,Bob在种庄稼,或是Diana学习如何奏乐等等。然而,在这个为期12周的“故事”中,玩家需要在一些关键时刻做重要的决定。例如,决定让Charles还是Edna活下来。这些设定虽然有点华而不实,但不得不说这也是《The Last Of Us》多人对战的一个亮点。

如何多人游戏?

Supply Raid 模式中,队伍可以复活(但次数有限),而在Survivor 模式中,所有玩家都只有一条命,而且无法复活。值得注意的是,在之前展示的单人模式试玩中我们可以发现,如果《The Last Of Us》仅仅是照搬和模仿《Uncharted》的话,将无疑成为一个失败的作品。

这一点在多人游戏模式中显得尤为突出。游戏被设计为标准第三人称射击游戏,弹药数量的限制以及无法补血使得打法更加多样化。然而,往往莽撞的冲撞射击会直接导致死亡。另一方面,游戏则鼓励玩家们继续使用单人模式的打法。

游戏中,包括道具制作等技能在内的很多系统都会损耗MP。值得一提的是,游戏中一颗燃烧弹便可以有效逆转战局形势– 使你不得不拼命地寻找能制作这些珍贵道具的素材。你可以暗中靠近敌人用凶刀无声地将其杀死,也可以在地图上放置几个炸弹将一些毫无防备的敌人干掉。

游戏中,笔者非常注重近身武器的升级,因为它能使你在与敌人的对战中取得很好的优势。

游戏中,由于雷达会探测到发出的声响,玩家往往需要俯身缓慢移动,悄悄地穿过地图。然而,武器则会轻易暴露玩家的位置。与单人模式同样,玩家需要利用L2键开启“窃听模式”定位正在附近移动的敌人。由于每个玩家都非常熟悉游戏中的声音和行动,因此清楚地了解自身所在地点周边的状况对于作战是非常有利的。

为了游戏性等各方面的考虑,制作者在多人对战中加入一些有趣的设定。大多数时候,玩家需要完成游戏中的具体任务– 比如需在特定期限之内杀死规定数目的敌人。除此之外,还要考量如何合理利用珍贵的储备物资。在对战过程中,你需要收集这些物资用以升级武器或者购买一次性道具。当然,除了使用这些储备物资之外,你还可以用以强化阵营势力。比如说,拥有一把升级过的来福枪在战场上可是很有利的哦。

本作的多人模式成功地延续单人模式中枪战的紧张和刺激,让人欲罢不能。虽然多人游戏只有两种模式,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打法却多种多样,一点都不单一。值得注意的是,多人模式中根本没有The Infected什么事儿,你既打不了The Infected,也成不了它们的一员。当然,游戏中也没有类似部落模式或者联盟模式。随着游戏的发售,今后会有更多的游戏模式通过DLC加进来。但就目前现有的两种模式来看,游戏的重复性正在逐渐凸显出来。

IV. 场景地点

本作中,Joel和Ellie在波士顿相遇,二人躲避军队的天罗地网,横穿宽广的美国大陆。因此,游戏地点大多是一些城市和众所周知的场所。在2012年E3发布会中的游戏试玩便展示了坐落于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的著名福克杜肯大桥。在这里,破败的城市已然风光不再,呈现出一片草木丛生的颓废感。游戏中,天气也会随着地点不断变化,或晴或阴,变化不定。

波士顿

波士顿作为出现在《The Last Of Us》中的一个地区,是Joel和Ellie相遇的地方,也是故事开始的地方。

匹兹堡

辛辛那提是《The Last Of Us》中两人路程的终点。

Quarantine Zone

波士顿和匹兹堡是美国唯一两个建立Quarantine Zone不受真菌感染的城市。但这并不意味着真菌到不了这里,只是这些地方在军队的严格控制下,疫情并不是那么严重而已。Quarantine Zone是这个整个国家幸存者的集中地,几乎所有的人一辈子活在这里。波士顿Quarantine Zone是Ellie出生的地方,14岁的她如果没有遇到Joel的话,说不定一辈子都会呆在这里。当地的一个名叫Fireflies的激进组织因不满军队的严格管制,想要干掉他们。因此,激进分子和军队之间的激烈矛盾,是游戏中存在的主要矛盾之一。讽刺的是,大部分交火竟然是在被称之为“安全地带”的Quarantine Zone内进行的。

 

V. 要素收集

丰富的收集要素分散于各个关卡中,其中包括:

笔记

游戏中找到的笔记不同于一般游戏直接在屏幕上弹出文本,而是实实在在的物品道具,上面的人为笔记使游戏更加具有真实性。

漫画

萤火虫吊坠

与《Uncharted》相似,游戏中可以找到在过去的战争中散落在地图中的萤火虫吊坠。

训练指南

手工制品

例如遗留下来的一些地图和图表。

补助品

搜索地图中的一些植物或者其它物品可以找到一些提升生存技能的补品。

零件

零件可以升级枪械和近身武器等。游戏中,不同武器的每一次升级都需要不同的零件来完成。

相关